田文林:中国政制改革应坚定走自己的路

2017-11-08 12:04:05 来源:www.137.com

田文林:中国政制改革应坚定走自己的路

北大涉及校本部15个院系的19个专业及医学部8个专业,包括数学类、物理学类、天文学、临床医学(八年制本博连读)等。

田文林:中国政制改革应坚定走自己的路

政治本质上是地方性知识。

从哲学上看,没有脱离特殊性而单独存在的普遍性。

同样的道理,世界上也不存在“放之四海而皆准”的政治制度。俗话说“一方水土养一方人”,政治制度必须与国情结合才会有生命力。

中国的政治制度正是植根于中国的特定土壤之中。

近代以来,中国经过千辛万苦的探索,终于找到一种适合自身的政治制度。

在国体上,就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、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。毛泽东说得很明白:“中国人民在几十年中积累起来的一切经验,都叫我们实行人民民主专政,或曰人民民主独裁,总之是一样,就是剥夺反动派的发言权,只让人民有发言权。

”与只知道强调程序合法性却掩盖阶级属性的西式民主相比,中国的政治制度和理论阐释透彻得多,实在得多,因而也理直气壮得多。

在权力组织方式上,中国采用议行合一和民主集中制,强调党政军一元领导。

这种制度的最大优势,就是可以集中力量办大事。

在过去几十年时间里,中国正是凭借这种政治制度,从传统农业国变成能够制造出原子弹和氢弹的工业化国家,如今更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。

衡量一国政治制度优劣的根本标准,就是看它是否有利于实现国家富强。

邓小平曾指出,“我们评价一个国家的政治体制、政治结构和政策是否正确,关键看三条:第一是看国家的政局是否稳定;第二是看能否增进人民的团结,改善人民的生活;第三是看生产力能否得到持续发展。

”新中国建立60多年来取得了举世公认的建设成就,这表明,中国的政治制度非但不逊于西方民主政体,反而比西方政体更具优越性。

——正是这种对西方政治制度合法性的根本挑战,令西方世界对社会主义制度如此恐惧和仇恨,必欲瓦解而后快。

当年苏联的戈尔巴乔夫改革,就是因为没有认识到苏联政体的特殊优势,一味妄自菲薄,照搬西方民主,最终导致“手术成功,病人死亡”,使苏联这一超级大国轰然解体。

苏联解体后,境内外反华势力又开始“忽悠”中国,试图让中国实现西式民主改革,借此削弱和解体中国。

因此,尽管中国几十年来一直在进行政治改革(如实现任期制、差额选举、村民自治等),但在西方战略家眼里这些都不算数。

说穿了,在他们看来,只有将中国共产党“忽悠”下台,中国才算实现“民主化”。

但中国党政结合紧密,就像血与肉一样融合生长。

如果按照西式民主进行改革,实行党政分开,乃至任由共产党选举下台,就意味着整个国家要将骨头与肉硬生生切割开,中国势必将重蹈当年苏联解体的命运。

——正是基于这种背景,新一代中央领导集体将“政治安全”置于极其重要的地位。

中国政治制度不是不需要深化改革,但政治制度改革的目标和方向,应该是增强“三个自信”,巩固和强化人民民主专政和民主集中制原则,而不是改旗易帜,走西方民主道路。

进一步说,要想巩固人民民主专政的政治制度,必须坚定依靠广大人民群众。

体现在政策方向上,就是利益分配更多向劳动人民倾斜。

这不是简单地“发糖果”,给民众增发福利,而是要加强公有制经济的比例,使劳动人民成为生产资料的主人,成为劳动成果的享受者。

相反,如果在所有制问题上不断“国退民进”,只会日趋出现“资本当家作主”,而不是“人民当家作主”。

(田文林,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研究员,海外网专栏作者)海外网评论频道原创,转载请注明来源海外网(),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。

【海外网评·聚焦中国改革】。

(责任编辑:admin )